疯狂小木匠炸掉11层指挥大楼!(真实

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 >
疯狂小木匠炸掉11层指挥大楼!(真实
* 来源 :http://www.dhfor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3 13:39

  铁血军事铁血社会论坛社会聚焦疯狂小木匠,炸掉11层指挥大楼!(真实)

  疯狂的小木匠核心提示: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湖北小木匠,摇身一变成了的大老板,在现今资讯发达的时代,忽悠了两级自治区政府,且时间长达数年之久。这的确是有些的冷幽默——大人物驾到 2005年3月,来了一位名叫郑泽的大人物。大人物来头不小,头顶“世界杰出人士”、“全球100位华商品牌人物”的,一张烫金的名片上,密密麻麻地印着让人数都数不过来的头衔。大人物派头酷毙,他坐着加长凯迪拉克轿车,跟着8名保镖。保镖清一色的黑西服、小平头、戴墨镜。当天晚上,呼市在第一时

  核心提示: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湖北小木匠,摇身一变成了的大老板,在现今资讯发达的时代,忽悠了两级自治区政府,且时间长达数年之久。这的确是有些的冷幽默——

  2005年3月,来了一位名叫郑泽的大人物。大人物来头不小,头顶“世界杰出人士”、“全球100位华商品牌人物”的,一张烫金的名片上,密密麻麻地印着让人数都数不过来的头衔。大人物派头酷毙,他坐着加长凯迪拉克轿车,跟着8名保镖。保镖清一色的黑西服、小平头、戴墨镜。当天晚上,呼市在第一时间了市领导“亲切”大人物的头条新闻,大人物面对电视镜头,表情漠然,“感觉像是很有背景、很有实力的人”。

  第二天,呼市人都被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了。头天到达的大人物、金鹰国际集团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局郑泽先生带来了一个“”般的辉煌构想:金鹰国际集团将在呼市商业繁华区盖“西北第一高楼”——金鹰国际CBD(中央商务区)。“第一高楼”高169米,有48层,建筑面积65万平方米,总投资53亿元。郑泽先生还信誓旦旦地许诺,“第一高楼”将在两年内建成。

  对地处内陆大西北地区的呼和浩特而言,信息较为闭塞、经济相对落后,坊间及政府鲜有拿得出手和引以为荣的“大手笔”。港商郑泽带来的这一天大利好消息无疑是一针注入呼市的“强心剂”。某种程度上,“西部第一高楼”代表着荣耀和身份,更是体现呼市招商力度的一个“样板工程”。这一“大手笔”立即引起呼市政府重视,当年就被列为向2007年自治区成立60周年献礼项目。

  为了工程能在两年内完工,为自治区成立60周年及时而隆重地献上大礼,此工程迅速展开,当地政府还一改往日温吞的工作作风,果断地采取了一系列“非常动作”。

  2005年5月17日凌晨,一声闷响,刚建成四年的呼市11层指挥大楼被炸掉了,目的是给“西北第一高楼”腾地方。这次定向爆破在一片喜气洋洋中也被赋予了新的含义,被称作“西北第一爆”。

  接着,为“服务大局”,原市政府大楼、龙海商厦、第一人民医院保健楼、市的三栋宿舍楼相继被拆除,金鹰国际集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呼市中山西黄金地段得到了50多亩地。

  由于“特事特办”,金鹰公司在呼市办事几乎也是一绿灯,在工商部门注册、办理工程规划许可证、土地规划许可证、房地产开发资质证书、施工许可证、土地使用权证,一顺风顺水,畅行无阻。

  对这个大手笔工程,呼市各级部门算是给足了面子。不仅黄金地段的各个单位的建筑被夷为平地,期间,大大小小的会议也被拿出来重点讨论,各级领导更亲临现场指导工作,未有丝毫怠慢。“大老板”郑泽似乎对进度也甚为满意,他戴着宽大的墨镜,“百忙之中”开着他的加长凯迪拉克轿车三次亲临现场,只是不发一言。

  “大项目”自然受到各方关注。不过,呼市的人发现,除了当初爆破之时的轰轰烈烈之外,号称两年内要建成的“西部第一高楼”很快在一片瓦砾和废墟之中归于平静,实力雄厚、几十亿级的大老板郑泽迟迟没有将区区几个亿的资金打到注册在呼市的金鹰公司账上。

  历史总是有着某种惊人的相似。2001年2月,同处西部的银川市来了位瘦高身材、不苟言笑的港商。港商来头不小,一开口便提出要积极参与西部大开发,投资数亿元宾馆;港商许诺出资4.56亿元,与当地政府合作建设“国际村”;港商还很具“国际化眼光”,宾馆只是其投石问的第一步,如双方合作愉快,其下一步将在银川增加投资额度,规模将达30多亿元。

  面对主动找上门来的投资者,彼时,正为招商引资发愁的地方政府大为欣喜。2001年7月,自治区政府办公厅与这位港商的金鹰国际投资集团签订了引资合同。合同中,双方协议成立中外合资企业,提供建设用地,金鹰公司出资3.8亿元,合作开发自治区政府周边农场等地段。

  土地拿到了,“财大气粗”的金鹰公司却没有向合资公司注入一分钱,相反,这位操着满口湖北口音普通话的港商随后在本地展开了一连串旁人看不懂的眼花缭乱的“国际化运作”。

  金鹰公司先是在上打出大幅的招标招商广告,一打就是几个月。冲着巨大的标额,本地企业趋之若鹜,32家投标单位争先恐后地交纳了金,前前后后足有2000多万元;银行对这个“光鲜的样板工程”也及时地施以援手,通过金鹰公司房屋置换按揭等方式,中国工商银行分行银川东城区支行以及中国农业银行分行银川新市区支行先后贷款179笔,合计约1.09亿元;国际村开工过后,149家企业先后“热情受邀”参与工程建设,不过他们被告之工程款和材料款要先行垫付,这些企业由此垫上了3.8亿元;在民间,金鹰国际高达20%的回报率更是引得众多市民狂热追捧,他们倾尽所有,纷纷加入到还是一片荒地的“国际村”的购买中。

  不过,国际村的进度似乎远比想象中的慢。地方政府、银行、民间先后为国际村“买单”近9亿元,众多投标单位一等再等,金鹰公司却迟迟不开标;而后众投标单位还被告之,不退还金;五年过去了,“国际村”还只搭了个钢筋水泥的框架。

  时光荏苒,国际村这边的“大手笔”还是一个半拉子工程,呼市这边更大规模的CBD又轰轰烈烈地上马了。

  呼市的CBD大工程几乎就是国际村的翻版:2005年5月,在获得了呼市政府4.59亿元的土地使用权后,金鹰国际CBD项目开工建设。其后,工程商又垫资2.2亿元、材料供应商垫款2219.1万元、投标单位交纳金4659万元、预售房屋资金7759万元,加上民间集资和土地费,金鹰国际累计获资达到了8.1亿多元。

  事后据调查,与呼和浩特的“大工程”项目,均是这个名叫郑泽的大老板旗下的金鹰国际投资集团所为。这些项目也有着相似的特征:工程噱头一个比一个响亮,每一个项目均是上马,中途招标,最后直至成为“烂尾工程”收场。

  郑泽似乎并不满足于“既有成就”,他还有着“更大的规划”。金鹰国际包下大小的通版版面,铺天盖地地宣传一个更为“伟大的工程”:要在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首府各建一个CBD,总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要成为体现西部大开发卓越的标杆式工程”。

  不过,在民间,这些大工程并没有受到一味的追捧,很快,坊间开始传言,所谓的“大工程”只是一个骗子工程。至于在呼市呼风唤雨的大老板郑泽,有见过的人称,“长着一张瘦削的脸,说话时眼睛骨碌碌地转,怎么看都不像是个”。

  面对社会上一片“假港商”、“大骗子”的质疑声,许多已经中标的建筑企业开始退却。面对质疑与倒戈,“很有实力”的大老板用上了“请领导”这一招。2005年9月,一些建筑施工单位的领导被请到饭店的“金顶大帐”吃饭,一位重量级的领导与郑泽比邻而座,席间,这位领导拍着“港商”的肩膀说:“小郑是很有实力的啊,你们怕什么?”

  领导一语定性,众多建筑施工单位纷纷卸下负担。他们由此更为彻底地陷入了这个光鲜十足又光怪陆离的“场”中。

  事后据警方调查,金鹰国际在、呼和浩特骗了17.58亿元;而所谓的大老板郑泽,真实身份是一个内地的木匠,原名叫王细牛;至于金鹰国际集团,不过是一家无办公场所、无资金、无工作人员、注册资本1万元港币的“三无”公司。

  王细牛,1958年生于湖北省黄梅县龙感湖农场。他只读了五年小学,13岁学木匠,1974年成为农场木工,当地人称“王木匠”。“王木匠”于1984年跳出农场闯荡世界,开过舞厅、旱冰场,办过招待所,经营过酒店,均一事无成,还官司缠身。

  1998年9月,他因涉嫌虚报注册资本被南京市警方刑拘,第二年取保候审。2000年,“王木匠”往省市迁了假户口,改名“郑泽”,年龄缩小11岁。他先后用过6个名字:王细牛、王亚伟、王世伟、舒兵、王伟、郑泽。每个名字都注册了一家公司,娶了一个“老婆”,其中有4个“老婆”还给他生了孩子。

  虽然两地的工程项目都成了烂尾楼,却一点都不影响王细牛本人的“富人生活”。2001年9月至2007年1月,他把骗来的9400余万元汇至个人账户,并挥霍掉1456万元。他买了宝马、宾利、奔驰等高档轿车,戴上了江施丹顿名牌手表,还购置了房产。

  在老家,当地人对王细牛的印象是,神秘而夸张。“他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戴着黑色的墨镜,剃着小平头,碰到街上的行人也不主动打招呼,面无表情,就像港片中的老大。”

  “木匠”自然有自己的,王细牛对此颇有:“阿基米德说过,如果给他一个支点,他能撬动地球。而抓住一个政府领导的弱点,我就能搅动一座城市。”

  有人爱“攀富结贵”,王细牛就进行奢华表演。到呼市“投资”时,他坐着加长凯迪拉克轿车,以8万元一天的价格,包下了五星级宾馆的一个楼层,楼道还有保镖。每有领导造访,他一伸手,身后的保镖立马递上一支古巴雪茄。

  有人喜好“大手笔”,王细牛就在“大”字上做文章。他一张嘴就是“大投资”,在银川声称投资36亿元,在呼市涨到了53亿元。做项目时,“第一高”、“CBD”都是他的招牌。

  “这叫抱大领导打大旗号发大财。别看有些领导职务高,其实他们没经历过商场。”他如此总结道

  警方与“王木匠”有一段经典对话。问:“啥叫CBD项目?”王细牛答:“我也不知道,这是外国名,我的秘书知道啥意思。”

  有人喜欢商业名人,“王木匠”就给自己罩了一身。“中国房地产领先企业”、“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中国建筑行业信用AA单位”、“中国优秀工程”、“西部开发杰出贡献”、“世界杰出人士”、“全球100位华商品牌人物”、“爱国企业家”……王细牛花钱买了70余道戴在自己头上。

  在包装自己时,这位“史上最牛的小木匠”向来不惜重金。他一面大骗,一面以“郑泽公益救助基金会”之名向四川省仪陇县捐助扶贫款100万元,又以“金鹰国际投资公司总裁郑泽”之名向四川省巴中市捐赠100万元,用于社会公益事业。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是用钱买不到的。尽管他在坑骗了政府、银行、建筑企业和数千集资群众,中国企业与发展研究会仍在2005年5月召开的“中国诚信企业高峰论坛”上,向金鹰公司颁发了“中国诚信示范单位”荣誉证书。的CBD烂尾楼工程获得了原建设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颁发的“中国优秀工程”牌。中国城市标志楼盘年度金榜活动组委会还授予CBD烂尾楼“2004中国西部国际CBD标志性商务中心特别金”。

  “”只是“王木匠”的一种,另一种则是“”。他总是先以“大项目”吸引人上钩,再以“大”把对方绑上一条战船,不由你不听他差遣。

  在,王细牛以36亿元投资为诱饵,“忽悠”政府拆了宾馆,骗取土地使用权,然后委托中介机构出具隐瞒重要事实的验资报告,套取公司自有资金,在黑市换成美元后打入金鹰公司账户,再作为金鹰公司投资款打回的验资账户,以“空手道”冒充投资。少数领导发现上当又怕丢面子,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吞,硬着头皮支持他往下干。

  在呼市,炸掉指挥大楼后,新楼动了几锹土就没了影子。在两年时间里,呼市的办公场所分散租赁了十几处……于是,“木匠不急政府急”的局面出现了:市里垫钱垫料帮着建,到最后干脆全盘接过来替他建。眼看“王木匠”无钱建设“西北第一高楼”已成事实, 政府也只能想方设法帮他。

  面对多方压力,为摆脱金鹰CBD项目和市新指挥大楼的建设困境,2007年1月31日,呼市想与王细牛解除合作协议,另请有实力的企业。但王细牛索要“船票”:至少3000万元的“补偿”,否则,不退出。

  不过,精于算计的王细牛,没有算到警方下手这么快,更没想到直接介入案件侦办。2006年12月31日,警方在的直接指挥下,以涉嫌非法吸收存款罪对其正式立案,并向自治区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发出了预警通报。

  王细牛意识到即将败露,便秘密与境外企业协商转让金鹰公司股权,并紧急办理全家移民手续,套取资金后逃往国外。同时,为犯罪事实,他一边转移、隐匿、公司财会账目、文件资料、电脑硬盘等,一边将公司大额资金由呼市转往的个人账户。

  “种种迹象显示‘王木匠’准备逃匿。”办案人员说,“恰在此时,呼市政府要给金鹰公司拨3000万元补偿金。为了防止国有资产进一步流失,我们决定提前主要犯罪嫌疑人。”

  由于警方出手及时,王细牛从深圳定做的准备在呼市进行非法集资的3万张贵宾卡被缴获。据介绍,这些贵宾卡一旦售出,老百姓的17亿元钱将被王细牛收入囊中。

  即便如此,不包括施工企业、材料商和政府的被骗资金,以及拖欠数百名农民工一年的工资,仍有百余名民的8000多万元资金被王细牛非法吸收。而在,王细牛向5000余名自然人非法募集资金达3.24亿元。

  2008年11月,回族自治区高级二审宣判,王细牛因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终身,并处个人全部财产。

  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小木匠,摇身一变成了所谓的港商,在现今资讯发达的时代,忽悠了两级自治区政府,且时间长达数年之久。这的确是有些的冷幽默。